无码

注冊
您當前所在位置:

蔣和平喝塗料:非常舉動成就的財富

來源:  撰稿人:  發布時間:2014年04月07日 浏覽:
摘要:

  他就是蔣和平。

  2012年春節過後,蔣和平突然變得極其反常,而這種反常不僅影響了正常的工作,也使公司上下一片嘩然。

  公司副總經理韋欽海:公司員工有很多成見。我們天天辛辛苦苦做這個工作,老板天天搞那個,好像就是有點不務正業的那種感覺。

  公司員工劉志廣:公司的事找他,他也不太上心。我們覺得挺奇怪的,你看他桌上擺得滿滿的,都是女性用的東西,這樣我們確實有些不理解。

  公司副總經理韋欽海:好家夥,現在日常業務也不管了,平常一些事也不理了,幹什麽呢?這個老板是不是最近腦子有問題了?

  作爲一家塗料公司董事長的蔣和平,不僅疏于公司的日常管理,還整天領著一群女孩,給她們塗指甲油玩,都入迷了。

  已經五十多歲的蔣和平,整天帶著年輕姑娘們塗指甲油,讓大家很難理解。

  公司副總經理韋欽海:咱們也不知道老板怎麽去想,天天領著小姑娘們抹還不說,自己在辦公室裏他研究,瓶瓶罐罐放一桌子,他自己也在試。

  公司員工劉志廣:確實讓大家挺意外的,你說這個歲數了,還研究指甲油,你研究這玩意有什麽用?自己關著門在那,自己還塗,自己還塗你知道嗎?我們覺得挺奇怪的,特別不理解對他這個。

  蔣和平是一個讓人難以捉摸的傳奇人物,十多年前震驚全國的“喝塗料”事件,就是他的大手筆傑作,他不僅一喝成名,還把自己的企業和産品,推到了行業的浪尖之上。

  那麽,蔣和平又突然癡迷于女性用的指甲油,並帶著女孩子整天捯饬塗指甲,他是真如大家所猜疑的不務正業嗎?記者采訪時,蔣和平卻說出了這樣的話。

  蔣和平:實際上,這是我們當初做的一個計劃,商業計劃,一直在進行,秘密進行。如果做得好的話,很有商業價值,比我幹這麽多年塗料商機都大。

  那麽,蔣和平到底發現了什麽商機,他又在醞釀一個什麽樣的財富計劃呢?

  1989年初,在北京皮革工業研究所當副所長的蔣和平突然做出了一個決定——辭職創業。他創業的行業不是皮革行業,而是塗料行業——生産水性乳膠漆。

  蒋和平之所以要投身涂料行业,缘于他发现的一个巨大商机——1990年,亚运会将在北京召开。亚运会的召开必将带来城市建设的巨大发展,城市的改造和建设 都离不开新型建筑涂料,而在当时,北京像样的涂料厂没有几家。蒋和平感到商机无限,如果生产水性乳胶漆,一定供不应求。1990年4月,他创办了一家涂料 公司,专门生产乳胶漆。

  情況正如蔣和平預料的那樣,水性乳膠漆這種新型的塗料産品一上市就受到了很多消費者的喜歡,産品銷售量逐年上升。

  到1995年的時候,蔣和平的塗料生意異常火爆,工人三班倒,機器連軸轉,都生産不過來。經銷商來買塗料,不僅要付現金,還要提前訂貨。

  生産廠長趙磊:每天提貨的車,包括交錢的、提貨的,都在外面排隊。每個人生怕自己的貨被耽誤了或者提不到貨,而且甚至有一些人爲了拿到貨,提前先把錢先給你。

  不到一年時間,蔣和平光在北京市就開了五十多家塗料專賣店,一天銷售塗料兩百多噸,他的公司走在了北京市塗料行業裏的前列。

  經銷商王少軍:在我這賣得很好,一天十多桶塗料是很正常的。

  記者:能占你整個産品是多少?

  經銷商王少軍:在乳膠漆這一塊,能占到70%到80%,因爲我們這個利潤要好,我們店員也願意推這個産品。

  蔣和平:你的銷量第一嘛,你銷量第一可不是你領軍嘛。這些工程隊呀,建築商也好,政府的一些活基本都是我們的。有一個報紙當時登我,就是“乳膠漆大王”,就這麽稱。

  而時間到了1996年下半年,還沈浸在“乳膠漆大王”美譽中的蔣和平,突然感覺世界變了,他的塗料王國將要倒塌。

  鋪天蓋地的洋品牌塗料廣告把蔣和平壓得喘不過氣來,也就從這個時候,蔣和平的塗料王國開始動搖。

  洋品牌塗料來了。

  经销商王少军:好多地方看不到产品,但是广告到处都说处处放光彩了。然后这个老百姓呢,买东西的人就找。就是那个涂料就是好,卖得一下子就超过了蒋总的产 品。我记得,一小桶卖到两百块钱左右,但是蒋总的产品一大桶就才卖到一百多块钱,但是小桶就有人找,确实你不卖都不行。

  在國外品牌塗料的沖擊下,國産塗料無一例外地受到影響。蔣和平眼睜睜看著自己塗料的銷售量逐漸減少,卻無計可施。

  蔣和平:因爲洋品牌進來以後大量打廣告。本身當時國家政策對他打廣告也有一個優惠政策,對咱們國內企業所得稅33%,而且你的廣告費是不允許攤入成本的,外資企業可以攤入成本,隨便攤,而且他的所得稅是15%。你能拿出那麽多錢嗎?打懵了應該是。

  從供不應求到産品積壓賣不出去,連一年的時間都沒有,這確實把蔣和平打懵了。那段時間,蔣和平既不敢停工也不敢放開了生産,企業處在了尴尬的境地。

  蔣和平:你這個工人開半班,甚至爲了讓他們維持著,咱們就幹了好多很不掙錢的産品,就爲給這些工人找活幹,因爲工人他不幹活光給錢也不行,他就毛了,你還得給幹活,種樹去,拔草去,有點活,他心裏就踏實了。

  截止到1999年,因受洋品牌塗料的沖擊,國內大批的塗料企業倒閉或者轉産。那個時候,蔣和平也實在是頂不住了,倉庫裏積壓了上千噸的塗料,企業處在了倒閉的邊緣。

  生産廠長趙磊:人心已經徹底散了,已經有一部分提出辭職,甚至是找更好的工作單位去發展了,當時的狀況確實是挺慘的。

  蔣和平:我告訴你說,當時一個勁就是想把這個錢怎麽換回來,沒別的想法。想再開拓市場,說哪有市場,咱們是不是開呀,因爲並不是咱們一家這個情況。

  2000年春節過後,蔣和平把瀕臨倒閉的企業交給一位副總維持著,他自己卻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

  公司副總經理衡明金:突然一天,他就給我說,老衡,我想離開公司一段時間,整個公司管理,臨時管理由你全權負責,他也沒具體給我說到哪裏去。

  公司副總經理韋欽海:大家也是心裏沒底。

  記者:你當時怎麽想?

  公司副總經理韋欽海:我當時也想,蔣總對我們也不錯,能盯多久盯多久。

  兩個月後,蔣和平又出現在公司,而且他高調宣布,自己掌握了一個配方,能使所生産塗料的VOC含量爲零。

  國家建築材料測試中心主任梅一飛:VOC,嚴格來講,叫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是多種有機化合物的一個組合,它是一類東西的總稱,這個東西都會對人類的健康有影響。

  蔣和平到底掌握了一個什麽配方呢?

  隨後,蔣和平又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的實施,不僅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也讓蔣和平再次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人物。

  這裏是中國建築文化中心。2000年10月10日,蔣和平召集了北京市的很多媒體,就在這個地方舉行了一個真貓真狗喝塗料活動。在此之前,蔣和平已經把自己要舉辦的這個活動在媒體上做了宣傳。

  一大早,蔣和平就和員工們一起來到了活動現場。

  蔣和平:大橫幅一挂,挺熱鬧,也找了一些消費者、記者。那天早上就去了,去了以後出現事故了,出現什麽事故了?有三個動物保護協會。

  動物保護協會的人正是從蔣和平在媒體上做的宣傳中知道了要給貓狗喝塗料的事,他們早就在現場等候了。盡管蔣和平反複解釋,自己的塗料是純綠色的,可以喝,但對方根本就不信。

  蔣和平:我們帶了好多貓和狗,都在大籠子裏擱著,就准備喝了。他們就開始搶這個動物了。激烈了,搶。110也來了,亂了。那時候來的記者也挺多,消費者也挺多,大致有一兩百人,搶起來了,他搶,我們這些工作人員不讓他搶。

  而就在雙方因爭搶貓狗亂成一團的時候,突然有人說了一句話,這句話把所有的人都鎮住了。

  蔣和平:動物保護協會的一個人說,你讓貓狗喝,你怎麽不喝?這個問題還提得有點道理,而且他給將到那了。

  這句話讓蔣和平進退兩難。喝,還是不喝?這些塗料真的能喝嗎?

  其實,2000年春節過後,突然消失的蔣和平是去了美國。他認爲,要想不被洋品牌塗料蠶食掉,只有研制生産出新品種的塗料,在産品品質上獨辟蹊徑。

  在朋友的介紹下,蔣和平跟美國一家公司合作,研制出了VOC含量爲零的新型環保塗料。VOC含量爲零,也就是塗料中不含有揮發性有毒物質。

  蔣和平:實際我們也做了一些檢測,給小白鼠吃這個塗料。小耗子都吃了,吃了幾遍。我就想這個問題,耗子畢竟還小。後來就想到,能不能讓這個貓狗給演示一下,貓喝狗喝,它也喝了挺好,還跑還跳挺好。跟人就接近了。

  盡管小白鼠喝了這些塗料沒有問題,但人還從來沒有喝過。喝還是不喝?萬一自己喝下出現問題,太得不償失,但如果不喝,又如何收場呢?

  蔣和平:我也思想鬥爭,因爲我也沒喝過這個塗料。這事不行了,我得喝了,我不喝走不了,整個堵這了,根本走不了。我弄了這麽一個燒杯,弄了半杯。我說,你看好了,我要喝了。那家夥挺靜,挺熱鬧,那時候沒見過這個,我也沒見過,我就給喝了。

  蔣和平當衆喝下了半燒杯的塗料,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被逼無奈的這個舉動,在媒體的報道下,卻讓他成了轟動全國的知名人物,他的塗料也跟著出了名。

  記者:塗料喝了什麽感覺?

  蔣和平:喝了實際沒什麽感覺,也就是有點澀。

  記者:回去沒鬧肚子?

  蔣和平:它也沒有毒,也沒有細菌,喝完了就沒事了,第二天我就上班了,很好。

  “喝塗料”事件之後,蔣和平的産品銷售與以前有了很大變化,他的環保塗料成爲很多消費者的新寵。

  經銷商王少軍:我記得,當年就是蔣總喝塗料之前跟喝塗料之後,我的銷量,在一年多的時間內,我是翻了兩番,從當時只能做十幾萬元到最後做到了五十萬元,然後再過一年,一百萬元。

  鳥巢,一座全世界都獨一無二的標志性建築,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很多體育精英在這裏上演了一幕幕傳奇。而讓蔣和平自己都沒想到,鳥巢也成就了他的一段傳奇。

  2007年初,鳥巢的塗料工程公開招標,來自全球的139家國際知名企業參加了競標,而最後中標的卻是蔣和平。他的殺手锏就是塗料中的VOC含量爲零。

  蔣和平:這一說零,好多企業也嚇一跳,肯定不相信,包括一些英國、法國、德國的企業,他甚至拿你提供的樣品拿回去檢測去,他不相信中國這些檢測機構,他覺得你肯定達不到。結果他檢測完了以後,他也沒轍了,確實是零。

  国家建筑材料测试中心主任梅一飞:我本人就是鸟巢奥运的环保专家,包括材料专家,我也是专家组成员。招标的过程中我也参与了,我很清楚的,能够中标,毫无 疑问是由于它是一个有着很好这样一个环保理念,零VOC,同时它又是一个民族品牌,而且他走在前头,当时最前头。

  塗刷鳥巢的工程剛一結束,蔣和平卻做出了一個讓公司上下既難以理解又不贊成的決定:他要把塗料的市場由城市轉向農村。

  生産廠長趙磊:每個人都在努力向城市發展,爲什麽你要向農村去做?我們也不太看好,因爲農村市場,首先對産品的價位了,好的産品你到那以後,他接受不了你,因爲農村的用戶,他只關注它的價位,誰的便宜我去用。

  剛說把自己的塗料打造成了業界知名品牌,放著賺錢的城市市場不進一步拓展,爲什麽要轉移到消費水平相對低的農村市場?

  蔣和平:有一個事,有一個現象呢,促使我們思想轉變了。

  那麽,促使蔣和平思想轉變的又到底是什麽事呢?

  2008年6月的一天,一位從四川來的鄉鎮幹部找到蔣和平的公司,這個人是成都市高堂縣趙鎮的副鄉長,他告訴蔣和平,他們當地正在搞新農村建設,要建成很多居住小區,希望蔣和平的公司能在他們新建小區樓房的牆壁粉刷和塗料使用上給予指導。

  對方的請求並沒有引起蔣和平的興趣。

  蔣和平:當時我們的概念是城市化的概念,你想,刷了鳥巢,那是世界級的企業,都覺得太牛了,哪看得起農村的小二層樓三層樓的小東西,覺得沒什麽勁。

  那位鄉鎮幹部又提出了一個要求:粉刷外牆的塗料要保質10年以上,10年內不能開裂,也不能掉色。這個要求引起了蔣和平的重視。

  蔣和平:我就想,這一個老農民,感覺他能提出十年的保質期,要求質量還很高,甚至提出那些術語呢還挺專業,就覺得有點意思,就感覺就是分析一下,他到底是什麽活。

  經過了解和分析,蔣和平驚訝地發現,一個巨大商機就擺在自己眼前。

  蔣和平:因爲中國大部分都是農村,有上萬個小城鎮,要把這個開發起來,那可量就比城市大幾倍,大幾十倍,二十幾倍。而且現在農民的房有一個優勢,外牆也農民自己刷,不像城裏都國家給刷。農村的市場一是量大,而且檔次也在提高,這商機就無限了。

  蔣和平生産的塗料完全能夠達到對方的要求,他又免費給趙鎮新建小區設計了一套牆壁塗刷方案,而且按照自己公司所生産塗料的品種,進行了顔色搭配。

  蔣和平之所以這樣做,有自己的良苦用心。

  蔣和平:幫他設計,幫他規劃,那下一步刷塗料了,能夠把我抛棄嗎?我都是你的設計師了,感覺應該是萬無一失了,但是事實不是那麽回事。

  2008年8月的一天,蔣和平接到了趙鎮發來的邀請,但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對方不是邀請他去刷塗料,而是邀請他去競標。

  蔣和平:要求必須招投標,給我們迅速打回原形了,跟人家都一樣了,前期工作也就是鬧一個臉熟,什麽都沒有了。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縣房地産商馮東:因爲現在的廠商多,我們用的塗料也比較多,但是現在的塗料,各個生産質量,我們現在也不太清楚。必須給我們做樣板,我們看一下實際效果,哪個塗料質量好,我們就選擇哪一個。

  盡管這是蔣和平沒有料到的,但他馬上派了四川本地的經銷商趕去競標。對方要求,競標之前,塗料企業先用自己准備的塗料刷一塊樣板。

  蔣和平派去的人趕到趙鎮時遲到了,其他參與競標的塗料企業早就刷好了樣板。

  蔣和平:人家偷偷跟我們說,這個你刷了也白刷,這幾家已經刷完了,都幹了,都不錯,一看都挺好,顔色符合要求,跟我們設計的差不多。

  四川省成都市金堂縣房地産商馮東:我們說,就算了吧,我們這個量不是很大,我們如果有機會,下次再合作。他們說,既然來了,我們可不可以打一塊在這看一下?

  記者:當時你是不是不想用他們了?

  馮東:肯定。

  記者:爲什麽?

  馮東:因爲他的時間觀念都沒有了。我們進行招標的時候,通知他們是十點鍾來,上午把樣板打好,他們結果下午才來,對不對?

  盡管最後蔣和平派去的競標人也塗刷了樣板,但中標的可能性幾乎爲零。當蔣和平爲失去這次中標機會感到異常惋惜的時候,情況卻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

  蔣和平:當天晚上下了一場非常大的雨,第二天早晨,人家工地來電話了,緊急地快來。去了以後呢,對方就說了,這個漆呢,就用你們富亞的外牆漆了。

  突然而來的喜悅讓人有些難以接受,怎麽突然就中標了呢?

  蔣和平:去現場一看呀,明白了。那五六家那個漆呢,被昨天夜裏那場雨全沖壞了,有的脫皮的,有的裂的,有起泡的,基本沒有一塊完整的東西了。

  而蔣和平公司刷的樣板卻完好無損。很多人都感到奇怪,其它塗料公司刷的塗料都被雨淋壞了,而蔣和平公司刷的塗料怎麽一點沒受影響呢?

  其實,對于突然發生的這種意外天氣,蔣和平早有准備。他在給農村市場免費設計塗料使用方案的同時,也針對不同地區的氣候特點,設計了不同的塗料配方。

  蔣和平:就是說每個地區,有的地常年下雨,天氣的冷熱,有的是幹燥,根據各板塊的不同呢,我們設計了好一大套這個不同的配方。

  一場大雨,不僅讓蔣和平在四川的工程中中標,也使他的塗料在農村市場有了新口碑。到2010年,蔣和平在農村市場銷售的塗料,占到了公司總銷售額的60%以上。

  現在,蔣和平又開發出了一種新型塗料——水性指甲油。這種水性指甲油因爲綠色環保,透氣性強,有很大的市場潛力,將成爲蔣和平一個新的財富增長點。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分享文章到:
0
浏覽次數:
】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因特网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电信业务审批[2004]885号 京ICP证040699号 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190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99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