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强奷视频网站

注冊
資訊
您當前所在位置:

人民币半年内大涨5000点 央行最新动作会怎样影响后市

來源:第一財經  撰稿人:  發布時間:2020年10月12日 浏覽:
摘要:

  “人民幣漲得那麽快,但逆周期因子並無太多影響升值的動作,大家其實都在關注央行會做些什麽。”早在一個月前,就有多位外彙策略師和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這樣表示。

  10月10日晚間,央行公告稱,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彙業務(下稱“遠購”)的外彙風險准備金率從20%下調爲0。10月9日(周五),國慶節後的第一個交易日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大漲近1.7%,夜盤收于6.6947;離岸人民幣更是氣勢如虹,國慶期間持續攀升,上周收于6.6881。從5月至今,人民幣在這5個月期間已經上漲了近5000點。

  各界普遍認爲,當年在2015年“8·11”彙改後出台外彙風險准備金政策(僅針對購彙,結彙不需要征收),是意在增加賣空人民幣、買入美元的機會成本,避免貶值預期形成購彙的羊群效應。但如今,在人民幣升值的一致預期下,取消風險准備金的機會成本已經很低了,即此時並無必要去抑制人民幣遠期賣空(或者說人民幣遠期購彙)的行爲,早前非對稱的逆周期調節理應暫時退出。

  至于此事對人民幣彙率的影響,交易員普遍預計,人民幣快速升破6.7,這的確漲勢過快,但有一定基本面支撐。鑒于10日的公告以及海外的不確定因素,11月前或更趨于區間波動。

  風險准備金曾旨在抑制羊群效應

  “之所以调节远购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央行更多是希望平等反映市场供求状况,因为远期结汇(下称‘远结’,即银行客户美元换人民币)并不收取准备金。汇率政策方向一直是市场化的,偶尔出现市场失灵则要做逆周期调节,但这些调节要尽量避免针对性,并适时退出,风云变幻时也可以再用。”招商证券(21.960, 0.35, 1.62%)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遠購外彙風險准備金的作用並不小。據記者了解,20%對于做購彙的銀行客戶是較大的成本,而銀行一般不會爲客戶承擔,這就大大提升了企業做遠期購彙(用人民幣買美元、鎖定遠期的購彙價格)的財務成本(當月風險准備金交存額=上月遠期售彙簽約額×風險准備金率)。盡管這遏制了人民幣快速貶值時企業購彙的羊群效應,但對于有實際需求的企業無疑是沈重的套保負擔。

  事實上,遠購外彙風險准備金和逆周期因子的這一組合已經有多年曆史。在2015年“8·11”彙改的次月,央行就推出了遠期售彙外彙風險准備金,意在緩解遠期對即期貶值的沖擊;而逆周期因子則是對原來中間價定價“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彙率變化”的兩因素模型的修正。

  2017年5月底,人民幣中間價定價機制引入逆周期因子,中間價定價機制也從之前的兩因素模型變成“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彙率變化+逆周期因子”的三因素模型。由于美元下跌,當時人民幣展開一輪急速單邊升值走勢,一掃2015年彙改以來的頹勢。人民幣在3個多月一路急升逾4000點,至2017年9月觸及6.4350高點。監管層根據當時情況,將遠購外彙風險准備金的宏觀審慎舉措回歸中性,至2018年初監管層又將逆周期因子回歸中性。

  不過,隨著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疊加美元在美聯儲加息下一路攀升,2018年的8月人民幣跌破6.8關口。監管層隨即重啓征收遠購外彙風險准備金,8月底人民幣逼近6.9關口後,中間價逆周期因子也隨之重啓,並沿用至今。而今年5月底人民幣觸及7.1765元的低點後一路反彈,至10月9日到了6.8以下,其間漲幅近5000點。

  未來,似乎內外部因素基本都在向著有利于人民幣的方向運行——中美利差曆史高位(250BP),發達國家零利率疊加QE(貨幣寬松);而中國財政和貨幣政策都較爲穩健,中國經濟基本面逐步全面複蘇,抗疫取得階段性成果。這使得征收風險准備金的必要性進一步下降。

  “9月,市場上明顯對人民幣前景還存在不同的聲音和觀點,但10月9日人民幣彙率當日顯著上升近1.7%,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彙率雙雙升破6.7後,市場上一片解讀人民幣彙率升值的聲音,這大約就是市場的一致預期吧。”謝亞軒稱,既然市場恢複正常(貶值預期不再有羊群效應),就沒必要使用准備金了。而且人民幣的確升值過快,當然這存在一定的經濟基本面支持。那麽在短期升值較快的情況下,就意味著需要對購彙限制松綁。

  准備金退出的市場影響有限

  有趣的是,在央行公告後,市場的感覺似乎是——既在預期之中,但又有些許意外。

  “10月9日人民币中间价为6.7796,较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调升305点,但市场和模型预期是开在6.8附近,所以中间价似乎释放了较强的信号(央行完全没有干预人民币升值的意图)。但周六的央行公告却传递了相反的信号。” 德国商业银行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周浩認爲,中國第三季度經濟數據較好,但美國大選、海外疫情等因素仍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因此,信號並不明確。不過他也認爲,原來上調遠購外彙風險准備金率有應對人民幣貶值壓力較大或者非理性預期的原因。現在人民幣大幅升值,反向操作本身非常合理:一來不需要這麽高的准備金率,二來也可以避免升值過快,加大雙向波動。

  渣打近期預測稱,正常情況下,人民幣在2021年上半年前或升值至6.4~6.5。這種強勢的預測還是比較少見的,也超出市場預期。

  至于這次調整對外彙市場的影響,市場普遍認爲對人民幣的影響有限。首先,在基本面的支撐下,並無需擔憂人民幣會出現大幅貶值。原因在于,若市場預期中期人民幣偏向升值,遠結(將美元換成人民幣)的需求可能會上升。當然,由于利差因素導致遠期成本已經較高(當前即期價格在6.69元附近,一年期遠期水平在6.94元,對應掉期點1500點),而美元融資成本因爲美聯儲大幅降息而驟降,遠購風險准備金需求對遠購的擾動大幅下降,可以預計遠購風險准備金回歸中性對遠期結售彙整體均衡的沖擊不大。

  如果美元後續再度轉弱,少了風險准備金後,遠購需求增加也會緩解即期人民幣升值速度。在彙率雙向波動日益增加的背景下,遠期市場回歸正常有利于培育企業的避險意識。

  同時,主流機構認爲,美元中長期走弱的格局可能已經形成。若不算額外的財政刺激,當前美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財政刺激規模已接近全球所有國家的總和。機構預計,美國財政部有望在2020年淨發行美債4.4萬億美元,而美聯儲將配合,這從居高不下的資産負債表規模上便可見一斑。國慶前的一周,美聯儲資産負債表爲7.09萬億美元,再一周前爲7.06萬億美元,一個月前爲7.01萬億美元。

  逆周期因子官宣取消的可能性不大

  下一步,市場也在揣測,逆周期因子可能會被宣布取消嗎?

  對此,機構人士普遍認爲可能性和必要性不大。一家外資行的宏觀、外彙策略師對記者表示,逆周期因子取消沒有必要,因爲央行可將因子中采取的系數從100%降到1%,這相當于不納入調節因子。但不宣布取消,就意味著還能有靈活性,在未來需要時還可調高系數。

  謝亞軒則認爲,逆周期因子在人民幣貶值時似乎對市場預期的引導效應更強,這可能也是爲何近期因子很少被使用的原因。

  早在人民幣“破7”後的貶值預期較強時期,幾乎所有交易員都盯著中間價中逆周期因子起到的作用,當時在因子調節幅度較大(緩解貶值的意圖)時,交易員並不會選擇與央行的信號逆勢而爲。

  但今年因子很少高調露面,高盛曾在8月末提及,與人民幣升值的曆史時期相比,5月以來逆周期因子的調節幅度仍很小(即中間價並未因人民幣漲勢較大而被調弱)。較大的中美利差和美元的整體疲軟是人民幣升值的主因,並預計升值趨勢將在未來12個月繼續。

  事實上,早前人民幣的升值只屬于一種“補漲”。盡管人民幣對美元顯著升值,但自5月以來(截至8月底),人民幣對CFETS一籃子貨幣已貶值0.8個百分點,與今年3月至4月的峰值相比,仍貶值逾1個百分點。這也說明人民幣相較于其他貨幣(尤其是近期大漲的歐元)對美元的漲幅並不算非常顯著,也不及部分亞洲貨幣。

責任編輯:上遊
分享文章到:
0
浏覽次數:
】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因特网信息服务:电信业务审批[2004]88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證040699號-1 廣告經營許可證:京海工商廣字第9990號